• 注册
  • 查看作者
  •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对于美国海军舰载机飞行员来说,有一样东西会一直陪伴他(她)的整个服役过程,那就是他的个人飞行日志,每一次飞行的续航时间、飞行代码、航母着舰成绩都需要记录,每加入一支新部队、每次晋升评奖都需要上交检验。按照美军传统,战斗飞行相关的记录用绿墨水书写。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今天将介绍一位美国海军传奇飞行员丹尼·威斯利,他共飞过9种型号的F-4,积累了6560个飞行小时,800次航母着舰,在越南上空执行过300多次战斗任务。本文记述的是他在越战时期的部分经历,内容来自他的自传,书名就叫《绿墨水》。

    第一次部署

    1965年10月19日,服役仅4年的“小鹰”号超级航母离开圣迭戈北岛海军航空站,途径夏威夷开赴越南前线,执行它的第三次海外部署。随舰出征的威斯利中尉当时只是刚刚加入VF-114“土豚”战斗机中队5个月的一名F-4B新手。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在菲律宾苏比克湾海军基地短暂休整并和“星座”号进行交接后,“小鹰”号用三天时间横渡南海到达越南东南部的迪克西站。

    当时美国海军将越南地区的空中作战行动划分为两个航母责任区,以北纬17°非军事区分界线为界,南部由迪克西站负责,北部属于扬基站。南越地区的空中作战行动相对较少,越共游击队没有地面防空体系和空军支援,因此初上战场的美国航空母舰通常先部署到迪克西站进行热身,积累了东南亚丛林地带的飞行经验后再北上扬基站执行更高烈度的任务。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 1965年到66年初扬基站和迪克西站的补给循环,2艘来自苏比克湾的舰队油船分别为两站提供补给

    迪克西站只有一艘航母执勤,存在的时间也很短,从1965年5月到1966年8月。扬基站自1964年4月设立后展开过两次持续性部署,分别是1965年3月到1968年10月的“滚雷”行动和1972年3月到12月的“后卫”行动,于1973年撤销。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 1967年6月之后的单站补给循环模式

    早期扬基站有两艘航母执勤,后来增加到三艘,每艘航母连续执行12小时的航空作业,然后后撤休整12小时。其中1艘航母负责从中午到午夜的时段,另一艘从午夜到中午,第三艘负责任务最繁重的日间,24小时不间断地在北越上空提供对地支援和防空压制。1972年5月末的“后卫II”战役期间,曾经有6艘航母同时在扬基站作战。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 1965年3月在扬基站的第77特混舰队,阵中包括“突击者”号、“约克城”号、“珊瑚海”号和“汉科克”号4艘航母(下方开始顺时针方向)

    在迪克西站,威斯利的任务相当轻松,从母舰起飞后飞向一个预定的目标区,和驾驶轻型观测机在战区盘旋的前进空中管制员(FAC)建立联系,后者打出发烟弹指示选择好的地面目标,F-4凌空投掷携带的2吨半航弹。因为没有地面威胁,整个出击过程威斯利连汗都没有出。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 FAC的塞斯纳O-2A观察机

    一个星期后“小鹰”号向北进驻扬基站。1965年12月2日,威斯利第一次执行北越上空的任务,只挂载了2枚113公斤的Mk 81炸弹去轰炸第6航路区D区的一艘小渡船。让宝贵的舰载战斗机和机组冒着巨大危险出击只带这么点弹药似乎很疯狂,但是当时航母上的弹药存量不足,必须留着弹药应付大战。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因为通信能力、飞机性能上的差异,美国海军和空军发现在北越上空展开协同作战困难重重,于是将北越划分为7个航路区(Route Package),海军负责靠近北部湾的RP2、3、4和6B,空军负责PR1、5和6A。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在美军开始轰炸北越时,北越的防空体系包括22部早期预警雷达、4部火控雷达和700门高炮,1967年北越平均每月发射2.5万吨对空弹药。到1968年11月“滚雷”行动终止时,北越已经拥有400个雷达站、8050门高炮、40个萨姆-2导弹连和150架战斗机。最终北越的防空力量扩展到200个萨姆-2阵地,成为当时世界上防空导弹密度最高的地区。

    12月2日当天威斯利的中队就遭受了巨大打击:中队长卡尔·奥斯汀中校的座机在攻击荣市附近的一个目标时在云雾中撞山坠毁,中队执行官接替中队长职位。

    12月22日,海军组织了“滚雷”行动中的第一次阿尔法攻击,即一次性投入最大空中兵力对高价值目标发起攻击时。当天“企业”号、“小鹰”号和“提康德罗加”号共出动了110架飞机,目标是海防北面16公里处的Uong Bi热电厂。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 美军地图上标注的海防附近轰炸目标

    “小鹰”号派出26架战机,F-4各携带4枚454公斤的Mk83炸弹首先起飞,爬升到5千米高度和加油机汇合,每机加900公斤燃油以等待后续飞机升空编队。机群在领队长机的带领下飞向下龙湾,A-6在前,A-4居中,F-4飞在两侧和最后。

    飞越海岸后机群转向西北,飞向发电厂。威斯利在座舱里心跳开始加速,第一次飞行在危机四伏的北越上空,每一位飞行员的内心都充满了恐惧。领队长机率先从150米的低空跃升到3000米准备投弹,地面的37毫米高炮群也随即开火。威斯利避开了一架因为重载而速度过慢的A-4,转入40度角俯冲。投弹后机身传来砰的一声巨响,他以为中弹了,实际上可能是前机的气流冲击,可见当时空中飞机密度之高。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威斯利右转退出,看到他投出的炸弹准确命中电厂,随后做着剧烈的蛇形机动摆脱高炮攻击返回母舰。北越对空火力之猛烈前所未见,当天“企业”号损失了2架A-4,“小鹰”号的一架A-5侦察机也被3枚萨姆导弹击落。威斯利飞行训练期间的室友就是“企业”号损失的机组之一。空袭彻底摧毁了该电厂,令河内和海防地区暂时失去了2/3的电力供应。

    1966年1月,“小鹰”号在日本进行短期休整后回到扬基站。威斯利在老挝上空执行了很多次昼夜间道路侦察任务。整个1月份天气都很糟糕,有时候雨下得如此之大,以至于从3、4号弹射器弹射的时候近在咫尺的舰岛都几乎看不到。

    弹射升空后飞机的管制权从航母出发管制移交给“红冠” – 在PIRAZ(精确识别雷达问询区)负责北部湾 飞行管制的空情指挥舰(无线电呼号“红冠”),然后再接力交给负责老挝的管制员。按照指令飞到目标区后管制员会喊:“准备,投弹……”。于是威斯利投下炸弹返航,全程都在云层中什么都看不到,直到从瓢泼大雨中钻出距离母舰仅剩半英里时才看到助降镜的灯光信号。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 第一艘担任“红冠”任务的就是前一篇美国海军舰艇改装中介绍过的“芝加哥”号重巡洋舰,之后更多的是由电子设备最先进的“长滩”号核动力巡洋舰负责

    以下是威斯利作战日志中记载的部分飞行任务。

    1966年1月20日,为EA-3电子战机护航,飞到海防以南50英里处希望能吸引出一些米格机。和EA-3的编队非常紧密,以便让雷达回波看起来只有一个点。但是运气不好,北越的红男爵并不想出来。

    1月28日,在老挝执行了一次夜间道路侦察,向在塔康系统中标注了一个疑似雷达站点。母舰的天气非常糟糕,无法着舰,空中加油后在岘港着陆,第二天早上返回母舰。

    1月31日,参加了第二次“滚雷”行动阿尔法出击,因为天气原因飞往老挝寻找北越车队,最后把炸弹投在一片可疑的树林中。没有任何地面射击,但是下一个出击循环中另一架F-4在同一地区遭到地面攻击受伤,最后在母舰附近弹射弃机。

    2月3日,从“滚雷”行动中抽出前往南越,和空军的F-4一起攻击地面目标,直接命中FAC指示的目标。FAC喊道:“正中靶心”。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当天晚上最后一次出击,作为备份机的三架F-4同时紧急起飞,携带三颗Mk83前去搜索下午被击落的一架A-5侦察机所在的区域。一路都是阴天,飞越海岸的时候突然放晴,满月照耀下的大地景色迷人。

    2月18日,从菲律宾休假后返回,护航1架EA-3飞到距离中国50英里处,只在克夫机场附近听到一次米格告警。在无线电上监听清化附近搜索一架F-4机组的过程,入夜才返回母舰。

    2月24日,作为长机率领一个3机编队出击,携带了8枚113公斤集束炸弹,找到FAC并确认目标后发现因为电路故障所有炸弹都无法释放。在边和基地降落,地勤在热车状态将炸弹卸下,然后升空、空中加油、返回母舰。

    三月份在菲律宾休整时,威斯利参加了为期2天的丛林生存学校课程,由菲律宾当地土著的尼格利陀人传授相关技能。之后又是一系列的飞行任务,其中一次在恶劣的天气下进行夜间空中战斗巡逻(CAP),机身产生的圣艾尔摩之火(在雷暴天气中因为周围环境存在大电势差产生的空气等离子化放电现象)是如此强烈,整架飞机都被笼罩在一片绿光中。

    6月2日,“星座”号航母抵达扬基站接替了“小鹰”号,至此“小鹰”号在这次部署中共飞行了9223架次作战任务和1485次支援任务。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 在这次部署中美国海军将CVW-11联队的一半舰载机涂成深绿色,以评估丛林伪装色的效果,但结论并不像空军那么乐观。上图前两架VF-213“黑狮”中队的F-4B采用丛林色,后两架VF-114“土豚”中队的保留标准的白色涂装。

    途径苏比克湾和日本短暂停留后“小鹰”号返回圣迭戈。威斯利则有幸被选中搭乘绰号“魔术地毯”的C-141特别航班从日本横田基地提前飞回加州,去见他在这次战斗部署中出生的儿子。

    和家人团聚的日子非常短暂,几个星期后威斯利就必须归队开始飞行训练。VF-114中队有大约一半的空勤人员离开,一部分是正常的岗位轮换,另一部分则参加了OPS交换计划 – 东西海岸的舰载机飞行员对调。VF-114中队的交换对象是大西洋舰队的VF-33中队,威斯利的后座武控官就进行了对调。全联队从米拉马基地前往内华达州法伦基地展开火箭弹和炸弹投掷训练,包括很多夜间飞行任务。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在中队更换了从大西洋舰队调来的指挥官后,飞行员们回到“小鹰”号上进行部署前的恢复训练,重新获得上舰资格认证。期间威斯利的F-4在一次空中加油训练时被一架A-4撞击,两架飞机都坠入海中,不过三名飞行员都弹射成功被直升机救起。

    第二次部署

    1966年11月4日,“小鹰”号出海执行第二次西太平洋部署,在横须贺接替“星座”号成为第7舰队攻击航母打击群的旗舰。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 “小鹰”级两姐妹,下为“小鹰”号,上为“星座”号,两者下水时间仅间隔5个月

    12月4日,威斯利第一次出击,目标是一座大桥,但是因为天气原因改为海岸侦察。和一年前第一次部署时的初出茅庐不同,这一次中队里大部分飞行员都已经是战场老鸟。威斯利每天都要升空作战,12月份的天气仍然非常差。

    12月12日夜,威斯利率领一个编队攻击了老挝境内的补给道路。FAC分配给他的目标是两辆卡车,威斯利分两次低空进入,每次投掷6枚Mk81炸弹,准确命中了卡车并发生剧烈爆炸,显然这是两辆弹药车。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12月14日,又一次阿尔法攻击,目标是河内以南5英里处的一处卡车修理存放设施。“提康德罗加”号和“罗斯福”号也投入了攻势并且各自损失一架飞机。威斯利的四机编队伴随3架A-6和4架A-4,每架F-4携带了12枚Mk82,另外还有6架“黑狮”中队的F-4护航,若干架“野鼬鼠”携带“百舌鸟”反辐射导弹进行防空压制。

    当“小鹰”号机群在100米高度飞越海岸线时,“提康德罗加”号的攻击机群正在返航,领队长机对这些后来者说:“目标区云层高度1000米,到处都有导弹、高炮和米格机,不过我相信你们能行。”

    进入内陆后机群不得不爬高以避开山脉,当飞过导航点B后威斯利在护航频道(用于紧急情况通信,在所有频道播出)听到空军飞行员呼叫:“我屁股后面有米格!”。另外一个人也喊道:“我也有”。当时空军正在攻击河内以北的目标。第一个飞行员又说“我看到2只降落伞。”这两架空军战斗机加速摆脱了米格的追踪,然后从护航频道上消失了。

    当机群接近到导航点C时,机载APR-27导弹告警系统开始鸣叫,威斯利的心跳也开始加速。每一次报警后领队长机都会命令向左或向右规避再回到攻击航线上,但机群仍然保持着密集的队形。威斯利看到一个云洞飞了出去,前面开阔的空域中可以看到一缕缕萨姆导弹升空的尾焰和它们爆炸后留下的朵朵橙色烟团。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APR-27“嘟嘟嘟”的告警声几乎连成不间断的一片,机群不断做出大幅度机动以躲避地空导弹和空中分散的防空气球。距离目标还有10英里时萨姆导弹停止了射击,各种口径的高炮开火。威斯利打开加力冲过高炮弹幕区,APR-27再次响起。他向右急转了一个90度的弯,躲过了一枚萨姆,紧接着又向左转了个90度,另一枚萨姆在旁边爆炸。在飞抵目标前他的飞机就遭到了4枚萨姆的攻击,全部被他躲过。

    忽然间他在云洞里看到了目标区,和侦察照片上的一模一样,只是B区正有炸弹落下。威斯利再次打开加力爬高准备转入俯冲,他的武控官在后座大喊“扔干扰弹“,但是他没听见。B区以及被烟雾笼罩,威斯利转向C区,冲入一片地面自动武器的爆炸烟尘中。在投弹高度,F-4以450节的速度自东向西投下了全部炸弹,经验告诉他炸弹命中了目标。

    威斯利加速到550节按原路脱离战场,他的北面高炮打出了一面火墙。APR-27终于安静了下来,似乎过了很长时间才“湿脚”(回到海上),“小鹰”号所有出击飞机都安全回到舰上。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12月20日凌晨2点,“小鹰”号上一片寂静,持续15小时的航空作业后大部分人都入睡了,弹射器操作人员就睡在弹射轨道上,弹射器内溢出的蒸汽能让他们暖和一些;机务人员睡在NC-5发动机起动单元上;不过还有很多人没睡,舰桥上、战情中心里、主机控制室里都有人员在值班。

    威斯利和他的武控官也没睡,他们坐在F-4的驾驶舱里,挂在舷侧弹射器上执行Alert 5(5分钟紧急待命起飞)。威斯利已经飞过138次战斗任务,像当天这样的CAP值班也进行过很多次,因为北越无法对美国航母编队造成威胁,Alert 5值班通常非常无聊。

    威斯利的值班时间是从0:30-2:30,当时他正在读一本二战战斗机飞行员的小说,忽然航母做了一个急转弯转向逆风方向,耳机内传来1MC公共频道的命令“准备CAP弹射”。寂静的甲板瞬间忙碌起落,威斯利启动飞机发动机后弹射器蒸汽开始加压,航母转向完毕后F-4在2秒钟内从0加速到160节升入夜空。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威斯利刚收起起落架,战情中心就给出了命令:“敌人在310度,距离110英里,无需目视识别,允许激活武器,允许开火。”威斯利感到肾上腺激素飙升,没有任何规则限制,终于可以放手空战了。他激活了“麻雀”导弹,爬升到1千米高度拉平,以600节的速度飞向目标以防止它溜掉。

    在整个追击过程中,威斯利机组、“小鹰”号和“红冠”巡洋舰之间一直保持通信联系,“红冠”位于扬基站以北100英里,负责整个北部湾地区的空中目标识别,在一段时间内“红冠”认为应该进行目视识别,直到“小鹰”号上的航母战斗群司令介入并直接下令“可以开火”,因为当夜整个区域都没有友机飞行。

    “敌机方位295,距离20英里”耳机中响起管制员的声音。威斯利心算了一下,距离母舰西北100英里是清化地区,北越防守严密。当时F-4正在云上飞行看不到海面,机载雷达处于跟踪模式无法测绘地形,威斯利让武控官询问母舰海岸的方位,以确保自己处于安全位置。两架敌机就在眼前,战斗态势出乎意料地好,以致威斯利感觉这是越南人用米格作为诱饵设下的一个萨姆陷阱,低空的云层甚至能遮蔽萨姆导弹发射的火焰。

    此时敌机已经得到地面警告,开始向右转弯返航。双方距离仅有8英里,武控官用雷达锁定了越方的僚机。美机处于追尾位置,速度远超越机,在3英里距离时威斯利发射了一枚“麻雀”导弹,导弹在800米高度追着敌机飞入云层中,爆炸产生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破云而出。

    威斯利准备发射第二枚导弹,但是导弹卡在发射导轨上没有离开。他随即急转脱离返回海上。后面不远处是VF-213中队麦克雷中尉驾驶的第二架CAP战斗机,威斯利马上向他表明了身份和航向以免误击。麦克雷向第二架敌机发起了同样的进攻将其击落。

    当他们在3点回到母舰时,甲板上比出击时多了很多人,大家都非常兴奋,士气高涨。“小鹰”号舰长保罗·普格上校接见了他们,称赞道“干得漂亮,你们可以执行更多Alert 5紧急起飞任务。”事后证明当晚被击落的是两架安-2螺旋桨飞机。

    1967年3月份,美军开始在北越的河流上布雷。在一次夜间任务中损失了一架A-3后,美国舰队决定由具备优秀低空导航能力的A-6带领F-4完成空中布雷任务。威斯利出击时紧跟在A-6身后150米处,夜间低空飞行异常艰难。

    4月10日,威斯利执行了一次夜间任务,在海防港上空投掷照明弹,有一架米格机距离他们只有12英里,但当威斯利转向米格时它却掉头返航了。当晚威斯利达到了“小鹰”号上的第300次着舰。

    4月24日,威斯利在北部湾北部执行CAP任务,忽然接到战斗群司令的呼叫“苹果派,重复,苹果派。”威斯利和武控官都不明白这个苹果派是什么暗语,他们翻查了代码卡片才发现是“立即召回”。

    回到舰上中队值更官告诉他们将对克夫机场展开行动,让他们立刻去联合作战情报中心报道。联队长汉克·厄本亲自做简报,将对这座河内东北37英里处的北越战斗机机场发动进攻。VF-114中队的6架F-4将执行米格CAP任务,夺取机场制空权。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威斯利来到飞行甲板找到分配给自己的飞机时,发现只挂载了一枚“响尾蛇”导弹(还有4枚“麻雀”导弹)。他问弹药主管,后者说甲板作业太紧张,这就是他们能找到的全部格斗导弹了,而且飞机的几个“响尾蛇”导弹挂架都有问题。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于是威斯利只带了一枚“响尾蛇”格斗导弹就出发去和米格机作战了。机群在低空飞过下龙湾,机翼下就是那些著名的喀斯特石灰石巨岩。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在飞过海防北部的山脉后地面的高炮和地空导弹一起开火,这时越战以来美军见过最猛烈的地面火力。

    前方就是克夫机场,VF-114中队开始在机场东侧盘旋建立巡逻区,两枚萨姆导弹从威斯利的机翼下呼啸而过,高射炮发射的曳光弹是如此密集,威斯利都不敢相信自己的飞机居然没被命中。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 美机在克夫机场上空拍摄到的一枚“萨姆-2”

    忽然间一个巨大的火球从机场方向飞来,是一架A-6被命中,2名机组已经弹射。顷刻间中队长僚机的右侧发动机也被打中,翼下挂载的一枚导弹起火。因为没有空中威胁,中队长让僚机独自返航,没有护航。

    不久僚机飞行员就在无线电中喊起来背后有米格,他只靠单发飞行,无法对付脱敌机。威斯利和他的领队长机脱离编队转向东前去解救。才飞了10英里僚机就回复说已经超低空飞到树梢高度摆脱了米格,可以自行回航母了。威斯利双机掉头再次冲过火网中,忽然间天空中到处都是米格-17。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威斯利看到一架A-6和一架A-4正被米格追逐,另一架米格从左到右在他的飞机前斜切而过。威斯利向左猛转了270度,同时做了一个滚筒动作,改出后正好位于这架米格机的后方。但是F-4B没有装备机炮,距离过近又无法发射导弹。他回头看到一英里半外有一架米格在左转,他也跟着左转。这时又有一架米格机和他座舱盖对着座舱盖交错飞过,威斯利告诉武控官在这样近距离的格斗中雷达锁定的几乎非常渺茫,他应该放松一点安全带尽量四处观察,尤其是后方。

    北越的米格机采取水平车轮战术,F-4的转弯半径远大于米格-17,越方希望美军也进行这样的水平机动以占据优势。F-4的基本重量是2.9万磅,而发动机推力有3.4万磅,只有垂直机动才能压倒轻巧的米格-17。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又一架米格出现在威斯利前方正在左转,它的飞行员可能没有发现威斯利,或者反应太迟钝,威斯利将机头对准这架敌机,耳机中响起“响尾蛇”导弹的预备铃声,但是还是太近了。他向右转,打开加力爬升以拉开距离。没人知道当时在这块4英里宽、1500米高的狭小空域中有多少架米格机,反正满眼都是(实际上美军战史记录只有7架,可见参战飞行员的观感完全不同)。

    威斯利改平后在机头左侧10点钟方向忽然出现一架米格,对机炮来说位置绝佳,但又是处于导弹的近界以内。他压低机头去追逐1英里前方的另一架米格,该机正在掉头,距离太近无法锁定发射“麻雀”导弹。双方又是座舱盖对座舱盖对头飞过,威斯利可以清晰地看到对方飞行员的面孔,还对他做了个国际通用的“我爱你”手势。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 看来这就是“壮志凌云”桥段的出处了,只是比阿汤哥文明得多

    接下来威斯利看到前方有一架米格正在滚转近距离咬住一架F-4,回头看刚才擦肩而过的那架米格正在转弯准备咬他的机尾。他也滚转飞到追逐F-4的那架米格-17后侧一英里处,“响尾蛇”导弹的备便铃声响起,他毫不犹豫地按下发射按钮。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当时F-4和米格都在左转,“响尾蛇”导弹离开滑轨后似乎正飞向F-4,这让威斯利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威斯利并不知道谁在驾驶F-4,他脱口而出“赶快爬高”,F-4在“响尾蛇”转弯的瞬间拉起了机头。追逐它的米格飞行员显然也看到了来袭的导弹,做了一个右转的规避动作,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米格-17在高速飞行时滚转速度比较慢,他如同慢动作般的右转正好将炽热的发动机喷口对准了“响尾蛇”的导引头。导弹直接飞入了尾喷管中爆炸,将水平尾翼炸飞,米格机拖着黑烟向右坠落。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威斯利的飞机燃油不足向东撤退,米格机群也同样即将耗尽燃油。他回头看到在那架坠毁的米格机上空有另外一架米格在盘旋,这是一个用“麻雀”导弹偷袭的好机会。但是编队飞行的另一架F-4告诉他只剩下500磅燃油,因为机翼油箱内的燃油无法输送给主油箱。威斯利思想斗争了一会,放弃了攻击米格机的机会,伴随受损的F-4返航。

    该机的飞行员是中队作战官索斯威克中校,他呼叫了加油机,但在飞出海岸4英里后就耗尽了燃油,两位飞行员弹射。威斯利的武控官在后座上拍摄了弹射的过程,这张照片随即登上了全球报纸的头版。威斯利在索斯威克的头顶上盘旋掩护,直到搜救直升机到来才返回母舰,着舰时还有一千磅燃油。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索斯威克返回母舰后告诉威斯利在他打掉那架尾随的米格-17之前,索斯威克自己也击落了一架米格。威斯利就此成为越战中首位击落2架敌机的飞行员,这个记录直到5年后才被打破。

    “小鹰”号的第二次作战部署持续到1967年6月,它在扬基站执勤了117天,第11舰载机联队共飞行了5466个作战架次和4887个支援架次,投掷了11780.64吨弹药,执行了38次阿尔法攻击和15次布雷任务。

    在之后的作战中威斯利自己也被地面炮火击落过并被成功救起,在第3次赴越南部署时达到了在“小鹰”号上的第500次阻拦降落。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1973年他加入第4空战测试与评估中队,后任副中队长,飞过F-14、F-4、A-4等各种机型,甚至包括米格-21和F-5的对比测试,成为美国海军著名的试飞员。

    1979年他成为“蓝天使”表演队的指挥官,3年后出任“美国”号航母副舰长,1988年到1989年担任“肯尼迪”号航母舰长,1994年以海军少将军衔退役。

    绿墨水 – 美国海军王牌飞行员旧事

  • 0
  • 0
  • 0
  • 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消息
  • 任务
  • 动态
  • 偏好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