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霞客行——踏遍青山人未老

徐霞客,名弘祖,字振之,以别号霞客行世。明代南直隶江阴(今江苏省江阴市)人。几乎每一个梦想周游世界的人,都知道徐霞客这位明代末年的著名旅行家。在交通并不发达的古代,他的足迹遍及今天的北京、天津、上海、江苏、山东、河北、山西、陕西、河南、湖北、安徽、浙江、福建、广东、江西、湖南、广西、贵州、云南等十九个省市自治区,还可能到过四川和重庆。

我国古代旅行家不少。政客追名,奉命出使,执行政务;商人逐利,经商贸易,赚取利润;僧道求法,云游四海,取经问道。唯独徐霞客是一个异类:他一介布衣,单凭着一腔热血与山水之情,把毕生都用在旅行和地理考察上。他无法享受官方的资助,靠着变卖田产以及沿途朋友的资助,迈出旅途的一步又一步。

▲图:徐霞客坐听鸣弦泉图(范曾|绘)

黑暗社会中的自由灵魂

徐霞客生于万历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公元1587年1月5日)。历史学家黄仁宇的著作《万历十五年》,就把1587年作为晚明帝国走向衰落的起点。彼时皇权衰落,朝政腐败,党派争斗不断,内忧外患,危机重重。朝野上下,都弥漫着紧张的政治气氛。 也正是这个时代,思想观念有了新的发展。居于统治地位的宋明理学开始出现松动,自由思想萌芽,以李贽为代表的革新派主张革故鼎新,强调人的个性和需求,反对思想禁锢。

▲图:李贽(1527-1602),他强烈抨击儒家“存天理灭人欲”的观点,强调人的个性与需求,为明末思想启蒙点燃了一盏明灯。

徐霞客诞生在一个诗书世家。其九世祖徐麒曾拜文学家宋濂为师,在朱元璋建立明朝后,以布衣应诏,奉命出使西蜀,招抚羌人。功成而退,得朱元璋赐田数十万顷,荣归故里,奠定了徐家的基业。之后的徐家几代人,或经商或从政,积累了丰厚的家财。直到徐霞客的高祖徐经乡试中举,与唐寅(唐伯虎)一同入京会试,却牵扯进考试漏题的风波,又引出了官场的斗争,被罢黜功名,断了仕进的希望。此后的徐家两代人,如同被施了魔咒一般,参与科举屡试屡败,多郁郁而终。到了徐霞客的父亲这一代,祖上三代的科举悲剧使其对科举深恶痛绝。而这样的观念,也自然而然的落实在了对徐霞客的教育上。他不期望徐霞客功成名就,而鼓励他追求自己的兴趣。

社会政治的黑暗,自由思想的萌芽,家族历史的教训,家庭教育的影响,这些都注定了徐霞客将度过与众不同的一生。

勇敢的背包客,狂热的旅行家

徐霞客自幼生长在富裕之家,家中藏书丰富,教育环境宽松。父母并不期望他读书为官,因此徐霞客在传统经史之外,涉猎极广。他少年时便表示“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乃以一隅自限耶?”,立志走遍广阔天地。这当时看来不务正业的志向,并没有得到父母的反对,反而得到了鼓励和支持。

21岁,徐霞客正式开始自己的旅行生涯,足迹主要集中在家乡周边,泛舟太湖,爬爬附近的山,还没有开始系统的旅行。29岁之后,徐霞客的旅行逐渐成熟。通过《徐霞客游记》,我们可以将徐霞客的旅行过程分为两个阶段:

1、 问奇于名山大川

寄情山水,几乎是每一个中国古代文人的向往,徐霞客也不例外。他对山水有着近乎痴迷的热爱,很小就立志要阅遍万水千山。他从二十多岁,一直到年近半百,几乎爬遍了当时已知的名山大川,留下了大量山水游记。

▲图:“问奇于名山大川”的主要山峰及时间(图片改编自中国地势图)

《游天台山日记》是《徐霞客游记》的开篇之作,写于1613年,是徐霞客早期(26岁)旅行生涯的记录。在游记中,“喜不成寐”、“神飞山顶”、“狂叫欲舞”等夸张的用词,向我们展示了徐霞客初见山水时的激动与喜欢。此后近三十年的旅行生涯中,他一直保持着这份热爱。

▲图:天台山“石梁飞瀑”。徐霞客写道:“观石梁卧虹,飞瀑喷雪,几不欲卧。”

“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作为职业旅行家的徐霞客,靠一己之力使黄山成了名扬天下的“网红”打卡地。同时,如同现在我们爬遍“五岳”打卡一样,徐霞客也有一样的想法。生在江南的他一生四次北上,都与“五岳”有关。但唯“北岳”恒山山高路远,直到徐霞客47岁那年才实现。打卡“五岳”后,徐霞客在家休整了三年,开始筹备下一阶段的旅行。

▲图:黄山云海,宛如仙境

▲图:黄山松,是黄山的代表性植物

▲图:恒山悬空寺,为恒山十八景中“第一胜景”

2、 西南万里遐征

“余久拟西游”,徐霞客很早就打算前往西南地区。但直到1636年,五十岁的徐霞客感到自己“老病将至”,再不出发就晚了,才终于启程。这一次的旅程,从家乡江阴出发,到浙江、江西、湖南,然后至广西、贵州、云南,历时四年多,路途数万里,一直走到了他生命的尽头。

▲图:“西南万里遐征”经过的主要地区及时间(图片改编自中国地势图)

在徐霞客的时代,桂林山水就已经名扬天下,有关桂林岩洞的记载,更是深深的吸引着徐霞客。他花了一整年的时间,日夜兼程,穿行在广西的山水溶洞之间,留下了大量记录。

▲图:徐霞客写桂林的山:“诸峰倒插水中,如出水青莲,亭亭至上。”

▲图:徐霞客写溶洞:“洞东高崖崭绝,有小水汇其前,幽泽嵌壁,恍非尘世。”

在贵州,徐霞客经历了旅途中最艰难的日子。同伴去世,他满怀悲痛地带着遗骨独自上路,想要前往云南将朋友安葬。彼时的贵州主要由几个土司控制,在明代末期政治动荡,社会很不稳定,且徐霞客与当地人言语不通,道路又崎岖难走,给徐霞客带来了巨大的困难。沿途中,他多次遇盗,钱财被洗劫一空,连御寒的衣服也被抢走,雇佣的担夫也背叛了他。所幸朋友接济了他,劝他“再生不如息趾”,但是他却回答:“不欲变余去志。”

▲图:贵州古道,不知曾走在这里的徐霞客,内心在想什么?

云南是我国唯一集中了六大水系的省份,这对于热衷江河源流考察的徐霞客来说当然不可错过。他在这里写下的《溯江纪源》一文,是他最著名的篇章。在云南,徐霞客环游滇池,溯源金沙江,探访元谋土林,在丽江土司木增的迎接下入住丽江城,漫步在苍山洱海之间,抵达了西南边境。也是在云南,结束了他的旅程。

▲图:苍山洱海

▲图:元谋土林,与西双版纳雨林、路南石林并称“云南三林”

地理科学的先驱

徐霞客在地理科学上的贡献,最早被地质学家丁文江发掘。丁文江从西方留学回国后,听从老师的意见,带着一本《徐霞客游记》在云南、贵州、四川等地进行了考察。此后一二十年,他花费大量精力研读《徐霞客游记》,并编撰了《徐霞客先生年谱》。受丁文江影响,此后一大批地质学家、地理学家开始关注徐霞客,包括竺可桢、谭其骧、张其昀、方豪等在内的名家,都撰写了相关文章,探讨徐霞客的科学贡献。

▲图:中国现代地质学奠基人——丁文江,他最先发掘徐霞客的科学价值

徐霞客率先通过实地考察进行地理研究,并对区域地理进行归纳总结。在徐霞客之前,中国的地理研究主要依靠“文献调研”,即通过查阅史书、地方志等,汇总成书,代表作有郦道元的《水经注》等。地理的描述,也大多仅限于一山一水,借景抒情,代表作有柳宗元的《永州八记》等。徐霞客最先开展系统的区域地理调研,不仅通过游记记录自己每天的所见所闻,而且还会针对一个区域进行景观、文化、社会的总结。

也许是常年旅途中的经验积累,也可能是天生的禀赋,徐霞客对于空间具有超乎寻常的感知能力。他探访广西的七星洞,在地下溶穴中迂回穿梭,最终得出其洞长约三里(明代一里576米,三里约1700多米),这一结果与1954年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的测绘结果(可通行通道1800米)几乎一致;上世纪80年代,地理学家陈述彭对云南腾冲周边的火山进行了科学勘测,对照《徐霞客游记》,发现其描述之精确,令人惊叹。英国科技史学家李约瑟指出:“《徐霞客游记》读来并不像17世纪的学者所写的东西,倒像是一位20世纪的野外勘查家所写的考察记录。”

▲图:广西七星洞。如今的七星洞灯火通明,而当年的徐霞客举着松明,在微弱的光照下踽踽前行

▲图:腾冲火山。这里也是徐霞客一生到达的最远的地方。

徐霞客对岩溶地貌的调查和描述,领先西方数百年。1637至1638年,徐霞客在广西进行了为期1年的考察,调查了大大小小的溶洞三百多个,留下了二十多万字的记录,对岩溶地区的峰林、峰丛、溶洞、地下河等进行了详细的描述。而直到19世纪末,岩溶地貌才以“喀斯特”的名称被西方学者提出,进入地质学家的视野。因此,徐霞客是名符其实的岩溶研究“第一人”。

▲图:峰林。底部分开,一个个挺拔独立者为“林”

▲图:峰丛。底部连绵不断者为“丛”

除此之外,徐霞客的质疑和实证精神,也常被后人称道。谭其骧说他“以真理驳圣经,敢言前人所不敢言。”他对云南的江河进行了大量考察,否定了《尚书·禹贡》提出的“岷山导江”(岷山是长江源头)的说法,提出金沙江才是长江正源的观点,并推测金沙江发源于昆仑山南麓。这一观点,也在1978年国家考察队的实地考察中被证实。

▲图:金沙江百转千回,如同山间的一条碧绿的丝带

▲图:长江源头沱沱河,发源于可可西里南部的唐古拉山脉。

踏遍青山人未老

1639年,52岁的徐霞客从丽江出发一路向南,抵达西南边境腾越州(今云南腾冲),这是他游历最远的地方。因答应朋友木增为鸡足山撰写山志,他又回到了大理。由于常年艰苦跋涉,再加上年事已高,又久涉西南瘴疬之地,水土不服,他先是双足肿痛,后来竟“双足俱废,心力交瘁”。1640年,徐霞客由朋友派人一路护送,回到了江阴老家。半年多后,他与世长辞。

▲图:大理鸡足山。徐霞客答应朋友为此山撰写山志,然而山志未成,徐霞客就一病不起。

徐霞客驾鹤西去,而“霞客行”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徐霞客游记》由徐霞客的家人和朋友整理后,一经出版,就被称为“奇书”。它不仅是一部极具文学价值的游记,也是一部地理学、民族学、社会学的著作,被誉为“明末社会的百科全书”,在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20世纪20年代,随着近代中国科学的发展,徐霞客的科学价值不断被发掘,他被赋予了地理学家、地质学家、民族学家等多种身份。

新中国成立后,几代国家领导人也对徐霞客极为推崇。毛主席赞赏徐霞客重视调查研究的精神,曾多次在公开讲话中表示:“我很想学徐霞客。”

20世纪80年代,地理史学家陈桥驿提出了“徐学”的概念,得到了学术界的广泛响应,徐霞客研究成为了一门成体系的学问,成果迭出。

改革开放后,一股旅行潮火遍全国,徒步远行的旅行家成为了新闻报道的常客,他们或多或少的都受到了徐霞客的影响,沿着他的足迹前行。探险家余纯顺,徒步四万余公里,完成了人类首次徒步穿越川藏、青藏、滇藏的壮举,1996年在新疆穿越罗布泊时遇难;至今仍在路上的“侣行”夫妇张昕宇和梁红,深入常人所不能及战乱、偏远地区,用视频向我们展示世界的千姿百态……2011年,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决议,正式将《徐霞客游记》的开篇(《游天台山日记》,作于1613年5月19日)的5月19日,作为中国旅游日。徐霞客正式成为中国旅游文化的代言人。

▲图:探险家余纯顺,为旅行付出了一生。

▲图:“侣行“夫妇相伴周游世界,其旅途纪录片《侣行》推出后,火爆全网(图片来自bilibili侣行官方账号)

如今我们怀念徐霞客,怀念那个黑暗社会中成长的自由灵魂,说他是一名勇敢的背包客、狂热的旅行家,惊叹于他美妙的文笔、精准的描写,赞赏他在地理科学上开创性的贡献。但更根本的,是怀念他对自然的好奇与热爱,远征的魄力与勇气。而这,也正是每一个远方的向往者的初心和本源。

(文中图片,除特殊标注外,均来自图虫创意)

参考文献

徐霞客,徐霞客游记[M].中华书局,2016

丁文江,徐霞客先生年谱[M].湖南教育出版社.2008

蒲实.徐霞客的形象[J].三联生活周刊第1167期,2021

蒲实.行走于天地间[J].三联生活周刊第1167期,2021

蒲实.天台小记:游山则情满于山[J].三联生活周刊第1167期,2021

张星云.何以登黄山而天下无山?[J].三联生活周刊第1167期,2021

张星云.五岳之志[J].三联生活周刊第1167期,2021

辛德勇.纵情于奇峰险洞之间[J].三联生活周刊第1167期,2021

艾江涛.粤西穿越于山水溶洞[J].三联生活周刊第1167期,2021

薛芃.入黔:一线通滇,两岸皆苗[J].三联生活周刊第1167期,2021

陈璐.滇游,万里遐征的终点[J].三联生活周刊第1167期,2021

美编:许若橦

校对:赵娜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文化

陶勇医生的“笑忘书”

2022-1-8 10:30:17

文化

徽州宗祠文化:一座祠堂一部家族史

2022-1-8 10:31:59

⚠️
版权声明:优麦兔所提供的资讯、视频等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参考,。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客服 或 点击右侧 私信:Muze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