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副市长收钱收到麻木 加入”逍遥群”老板排长队请吃饭

(原标题:以案为鉴|加入”逍遥群” 老板排长队请吃饭)

“收了第一笔钱以后,如果不收第二笔,他们就会揭发我,收钱和担忧把我夹在中间骑虎难下。”在享受捞钱的同时,怕被告发的焦虑让杨传辉寝食难安。

2020年12月,云南省文山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党组副书记、副市长杨传辉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杨传辉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管理服务对象礼品礼金和接受旅游安排;违反组织纪律,违规为他人在职务提拔、工作调动方面提供帮助;涉嫌职务犯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房地产项目开发、工程项目承揽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滥用职权,致使国家财产遭受重大损失,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年少时的杨传辉,骨子里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为了改变命运,他选择了读师范、当老师,中途又改行从政,后来在多个岗位上担任“一把手”。杨传辉一路走来可谓顺风顺水。可惜的是,他没有选择顺势而为继续前行,而是背道而驰,走上了“不归路”。

为违法项目补办手续、伪造纪要,1154户购房业主无家可归

在2019年云南省通报的6起自然资源违法案件中,喜得冲水韵墅违建项目赫然在列。喜得冲水韵墅项目存在无证售卖、未批先建、少批多占等违规违法行为,至今未能竣工交房,购房业主利益遭受巨大损失。“开发商2015年就开始预售房子,在2019年市政府拆除违建时,我们才知道受骗了。”当已经交钱并等了五年的一千余户购房业主得知喜得冲水韵墅项目无法交房后,纷纷上访。文山州纪委监委立即对问题线索进行初步核实,发现杨传辉存在严重违纪违法行为并涉嫌职务犯罪。

“收了他们的钱以后,就牺牲老百姓的利益来帮助老板,真是昧着良心在做事。”留置期间,面对办案人员的询问,杨传辉如实交代。

通过调查发现,杨传辉与该房地产开发公司李某是多年的朋友,在明知该公司开发的项目属于在建违法项目,仍然不采取措施制止、消除违法行为的发生,而是安排分管部门完善补办手续,放任该公司继续实施违建行为,造成群众多次上访,社会影响恶劣。

对做生意情有独钟,只要能赚钱他都敢做

“从当老师开始,假期做,改行以后也停不下来。”杨传辉对做生意情有独钟,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从他参加工作到副市长这二十多年时间里,他的生意经从来没有间断过,就是一门心思地想着怎么经商、赚钱。

2007年,杨传辉在担任组织部副部长兼人事局长的时候,就开始带着老职工开刀具店。2009年以后,杨传辉扩大经营范围,从事多种经营,开刀具店、开茶室、做钢材生意、卖柴油和粮油产品、开石场等,只要能赚钱的生意他都做,并且直接向服务对象销售商品,把大把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做生意上。

“我兼着人事局长,我想这个机会来了、受贿的机遇更多了,有需要找我帮忙协调的,只要送钱给我,我必定给他办事,没有送的,即使真有困难我也不会帮忙解决。”杨传辉在担任组织部副部长、县人事局(人社局)局长期间,把职务提拔、岗位调整、工作变动也当成了一门生意。只要有人送钱给他,都能心随所愿。先后收受7人送给的现金19万余元,完全把自己等同于一个商人。

收钱收到麻木不仁

“收多了会上瘾的,多少不重要,在乎的是收钱的这个过程,谁送3万、5万,什么时候送的,根本就记不清了,就是当时觉得特别开心。”杨传辉收钱已收到麻木不仁。

在他担任乡镇党委书记不久,就结识了矿山老板赖某,收受了人生的第一笔贿赂金2万元。之后的两年时间里,杨传辉在组织矿山治理、解决群众纠纷等方面为赖某提供帮助,先后7次收受赖某的好处费18万余元。

杨传辉在担任街道党工委书记、副市长期间,为他“干亲家”、“朋友”在协调项目资金、承揽工程项目、房地产开发、矿证手续办理等方面提供帮助和关照,多次收受他人财物500余万元,还“笑纳”了某老板专门从香港买来的一块价值19万余元的手表。

小到香烟、名酒、茶叶、定制西服,大到汽车、名表等,杨传辉都来者不拒、照单全收。案发后,从他家中搜查出的各类酒水就高达100余种。

即便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杨传辉仍然顶风违纪、毫不收敛,除了收受礼品礼金,还接受老板们的安排,带着他的家人到四川九寨沟、重庆武隆仙女山等地游玩观光。

明知围猎者的企图,还是享受被捧得高高在上的感觉

杨传辉喜欢打麻将、玩扑克。他与几名商人成了固定牌友,每逢周末都要聚在一起“娱乐”一下。一开始打100元的底,打着打着,就会加注到500元、600元。为了让杨传辉高兴,几名商人每次都会让他赢钱,一场麻将下来,杨传辉少则赢两三万,多则赢几十万,其中一名老板为了得到他的关照,在牌桌上就输了37万元给杨传辉,千方百计拉拢讨好他,小小牌桌渐渐成了他们利益输送的通道,后来这也成了老板们请托杨传辉办事的筹码。

“‘围猎者’他看重的不是我杨传辉这个人,看重的是我副市长这个位置。”杨传辉分管住建、国土、财政等重要部门,成了老板们争相围猎的对象。

一些老板把陪杨传辉娱乐当做在赚钱,平时总喜欢围着他转,从情感上进行长线投资。

很多“围猎者”还专门研究杨传辉喜欢吃什么菜,抽什么烟,喝什么酒,戴什么表,打什么牌,穿什么衣服,喜欢到哪里去旅游,就连杨传辉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没有这些老板清楚。

杨传辉明知围猎者的企图,但还是特别享受“围猎”后被捧得高高在上的感觉。

杨传辉加入了一个叫“逍遥”的微信群,群里除了他是领导干部以外,其他的都是房地产老板,群里每天谈论的都是吃喝玩乐那些事,每天都有老板排起长队请杨传辉吃饭。就连杨传辉在留置期间,“逍遥”群里的老板们还在不停地邀约他吃饭喝酒。

“这个人大大咧咧,从来不注意自身形象、细节,他喜欢热闹,认为很多兄弟围着他喝酒很有面子。”熟悉杨传辉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江湖气”很重的人,经常与一些商人老板们吃饭、喝茶、打麻将,从不避嫌。杨传辉习惯当大哥、搞结拜、打“干亲家”,处处关照自己的“兄弟朋友”,为他们“出谋划策”、打招呼扫清障碍,帮助他们谋取巨额利益,外界都叫他“辉哥”。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杨传辉曾经沆瀣一气的“兄弟”“朋友”“干亲家”,在接受调查后,为求自保,在杨传辉还没有交代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全盘托出了。

留置期间,杨传辉在忏悔书中写道,“回忆自己的成长过程,就像放电影一样历历在目,走到今天都是因为私欲膨胀、贪图享受、追求奢华的结果,后悔自己没有筑牢拒腐防变底线,如果自己抵挡住了第一笔受贿金,也许人生就是另外一片天。”只可惜,他明知金钱的背后是陷阱,还是不顾一切地跳了进去,到了最后全部成空。

延伸阅读:

河北省纪委原副书记落马 老上司曾被40名持枪特警架走

7月16日,据河北省纪委监委消息:河北省纪委原副书记马玉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河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马玉蝉。资料图

曾长期在政法、纪检系统任职,两周前还参加雕塑揭幕活动

今年66岁的马玉蝉,1955年12月生,河北石家庄人,197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2年12月参加工作,中央党校大学学历。

马玉蝉17岁参军,在部队服役13年多,1986年3月转业,入职河北省公安厅,仕途从普通干事起步,2002年3月升任河北省公安厅副厅长、政治部主任、党委委员,跻身副厅级,4年后晋升河北省公安厅副厅长、党委副书记。

2009年11月,马玉蝉离开工作了23年的河北省公安厅,调任河北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秘书长。

一年多后,2011年1月,马玉蝉转任河北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不久又兼任省预防腐败局局长。2013年6月,马玉蝉升任省纪委常务副书记。

2016年11月,61岁的马玉蝉退居二线,调任河北省十二届人大常委、省十二届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至2019年1月退休。

退休后的马玉蝉,仍旧参加了一些社会活动。两周前,6月30日下午,石家庄下辖的井陉县龙王山公园举行的“百年印记”雕塑群揭幕仪式上,马玉婵以原河北省人大常委的身份参加了揭幕仪式。

任内查办了一批“小官巨贪”案

马玉蝉被查,可谓“灯下黑”的又一典型。他任职河北省纪委副书记长达5年多,还兼任省监察厅厅长、省预防腐败局局长,在任内查办了一批反腐大案要案。

仅在2014年,河北省纪委查处的三名“小官巨贪”曾引发媒体广泛关注。其中,邯郸市大名县委原书记边飞(副厅级),承德市委原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刚,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原副调研员、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等官员,其涉嫌贪腐金额惊人,均超过1亿元。尤其是被媒体称为“史上最贪科级干部”的马超群, 被抓时家中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

在任内,马玉蝉多次参加并主持廉政教育活动。在2015年11月14日的河北省深入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党课暨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上,时任省纪委常务副书记马玉蝉表示,纪检监察机关作为专责监督机构,要以更严的标准、更实的作风,在践行“忠诚、干净、担当、实干”上走在前、作表率,在忠诚上要绝对、不含糊,在干净上要从严、不姑息,在担当上要敢为、不犹豫,在实干上要带头、不懈怠,持续深入推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

台上讲廉政,台下执法犯法,马玉蝉的落马,正是纪检系统坚持刀刃向内,严查害群之马的成果。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刊发题为《锻造新时代纪检监察铁军》的文章提到,惩治“害群之马”任何时候都不能松、不能软,必须形成高压警示震慑。文章称,新时代新阶段,纪检监察干部被“围猎”的风险考验愈加凸显,必须把严的主基调长期坚持下去,按照“三不”一体推进理念深化系统内正风肃纪反腐。

张越受审。资料图

老上司贪逾1.5亿元已入狱

值得注意的是,马玉蝉与河北“政法虎”张越交集颇多。

2007年12月,张越从公安部二十六局局长任上“空降”河北,出任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彼时马玉蝉任职副厅长、党委副书记,张越正是马玉蝉的顶头上司。在当时的河北省公安厅机关全体干部大会上宣布了张越的任命,会议由马玉蝉主持。

当地媒体曾报道张越履新河北之初夜访派出所的情景。2018年1月26日晚,3辆“冀O”字头牌照的小轿车悄然停在石家庄市城区公安派出所门前,时任省长助理、公安厅长张越,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厅长马玉蝉等走下汽车,叩响了派出所的大门。张越一行对值班备勤工作进行了检查,随后,在事前未打招呼、无任何当地人员陪同的情况下,驱车百余里来到了柏乡县城关派出所暗访。

张越入冀后,仕途进入快车道,不久获任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半年多后,2008年6月,张越升任河北省委政法委书记,兼任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并于当年底跻身河北省委常委。

而马玉蝉的仕途也发生了变化。2009年11月,马玉蝉从省公安厅调任河北省委政法委副书记、秘书长,继续做张越的副手,直至2011年1月转任河北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他与张越共事3年多。

张越执掌河北政法长达8年,直至2016年4月落马。媒体披露他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最后一个画面:40名持枪特警进入张越办公室拿人,直接把张越架到车里。这位河北的“政法虎”两眼紧闭、脸色苍白。

据中央纪委对其开除党籍和公职的通报称,张越存在执行重大任务期间擅离职守,长期搞迷信活动;在职务提拔、岗位调整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搞权色、钱色交易;利用职权插手工程项目、干预司法活动等严重违纪违法行为。

2018年7月,张越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万元。法院认定他受贿高达1.569亿余元。

今年6月底,根据中央统一部署,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央第二督导组向河北省反馈督导情况。中央第二督导组组长张志军在反馈时指出,从督导情况看,河北政法队伍建设存在五个方面问题。其中包括:一些地方政法系统肃清周本顺、张越流毒影响不够彻底,净化政治生态仍需持续发力;深挖彻查重点案件线索还有短板,清除害群之马存在薄弱环节。张志军要求,深挖彻查重点案件线索,坚决清除害群之马,发挥警示和震慑作用。

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在表态发言时表示,要坚持刀刃向内制定整改方案,聚焦重点限期整改到位。全面对标对表中央督导组反馈意见,坚持标本兼治抓整改,建立健全责任制度,深挖彻查重点案件线索,坚决整治顽瘴痼疾,彻底肃清周本顺、张越流毒影响,确保如期高质量完成整改任务。

这次督导反馈会后两周,退休两年多的马玉蝉被查,步了曾经的老上司张越的后尘。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国内

布林肯宣布悬赏500万美元通缉1名中国公民 外交部回应

2021-12-24 1:54:08

国内

美官员称"溯源报告"缺乏来自中国的详细信息 中方回应

2021-12-24 1:54:10

!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