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沈逸:立法会选举 ,英国人跑来教香港人“搞民主”?

    (原标题:沈逸:立法会选举 ,英国人跑来教香港人“搞民主”?)

    【视频/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投票,虽然看上去和2019年的场景出现了很大的区别,但是暗流涌动,不希望香港过上幸福美好生活的各种势力,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去施加自己负面的影响。

    今天我们从一张小纸条开始,有一个叫罗杰斯的人写了这样一张纸条说:“亲爱的香港人我们希望你们有快乐的一天,不论去行山、看电影或者与朋友约会或者打麻将,最重要是过得开心,并无视中共的‘假选举’,相信你会找到方法度过今天,祝愿各位平安。”一个英国人搞了非政府组织,把一堆“港独”,包括末代港督、著名的“港独”之父彭定康放在里面,辛辛苦苦地来关心香港人。

    沈逸:立法会选举 ,英国人跑来教香港人“搞民主”?

    第一个,字写得难看好看两说,最起码人家知道用中文写,然后不介意在选举来临的这一天撕破脸皮、赤膊上阵,向全世界展示香港仍然是英国的殖民地。这张纸条前前后后的意思是什么?香港人如何过日常生活,需要你罗杰斯来教吗?今天香港人做什么事,关你什么事,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们去投票选举,你不满意了又怎么样?我们接受、认可了新选举制度,我们认为这个制度就是好,怎么了?香港就此完了吗?算了吧。

    对历史熟悉的人都知道香港以前是英国的殖民地,民主在香港被英国人引入,就是著名的大英帝国搅屎棍战术。这是英国走之前埋的无数的坑,用千丝万缕的方式把你们家里那些败类培养成我的代理人,然后千方百计用上不了台面的阴招,在一边扇阴风点鬼火。

    沈逸:立法会选举 ,英国人跑来教香港人“搞民主”?

    这张纸条整个看上去非常好,但是就觉得腻歪,那味道就是可怜的香港人啥都不懂,让大发慈悲的大英帝国来教你做事,祝你们过上美好的一天。

    第二个,我觉得可以做一个实验,专门挑英国和美国要选举的时候,我们也去注册一个非政府组织,去搜罗一堆类似于已经退休的、前大使官员,对标Hong Kong Watch,然后我们用手写的、漂亮的英文写:“亲爱的英国人,我们希望你们有快乐美好的一天,不管去party、去反抗戴口罩的禁令、要求新冠的自由或者跟朋友去约会或者去喝一个下午茶,最重要是过得开心,并且无视英国根本没有效率的选举。不要去投票,我会相信你通过各种方法度过今天,祝愿各位美好平安”,然后落款某某某。

    然后,我们就每年挑选举来临的时期,开始全网推送,看看英国怎么办,我估计苏格兰场军五(MI5)军六(MI6)大概有的忙,保不齐新一代的邦德都要冲出来。这种东西套用欧美国家自己的标准,就是对一国国内政治过程,选举投票进程最直接的破坏。号召民众不要投票,降低投票率,然后配合外部的文宣攻势,同时找本地学者、研究机构的人跳出来说,根据某某某某理论、根据什么依据,一般认为投票率多少,代表的是民众的支持度如何如何,投票率低于多少的,代表民众不喜欢如何如何。这种套路是对中国国家安全赤裸裸的威胁,在全球范围来说,这种威胁也是非法的。

    沈逸:立法会选举 ,英国人跑来教香港人“搞民主”?

    不信你在“民主国家”试试看?“民主国家”最近正在严打类似事件,你家严打的内容放到我家来乱搞?这就像冷战时期的“恐怖分子”和“自由战士”,硬要把两国之间的良性关系搞得一团糟,那我们要不要也对等报复一下?比如说,把在香港赚钱,从香港的繁荣稳定当中获得巨大收益的英资金融机构,以及与他们关系密切的美资机构,挑几家踢出去。让他们意识到如果再不管紧嘴,那么在香港所获得的收益就会受到影响。不会说话,学会了说话再出来,不会做事,学会了做事再出来。

    我们假设这张纸条是经过精心策划和设计的,那么罗杰斯对于民主的理解,就是民主等于投票,投票率高,民主就高。基本意思就是,民主等于票主。我相信对于本国的选举、对于本国的民众,他们也是秉持着这种态度:你们这群乌合之众平时啥都不懂,要等待我这种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去启蒙你们,然后教你们说敲门了敲门了,今天该去投票了,投票对你很重要,当然你投谁最好是由我来说给你听,借你的手写上去。然后投完票了,该干嘛干嘛,后面的事情我们做就好。然后过一阵子再叫醒你一下,平时你就负责浑浑噩噩的睡觉,不要去管这个事情,你也别管我做得好做得差。你睡觉的时候得了新冠,也不要来怨我,这是自由民主的结果,当初是你选我上去的,所以我不承担一切责任,一切围绕选票和投票行为展开。

    站在西方民主发展史以及西方发达民主知识体系来看,这帮人也配得起“崽卖爷田不心疼”这句话,他们把丰富的像一块肥厚多汁的牛排的体系,放入绞肉机里,然后把汁水全部挤干,剩下渣渣,然后把渣渣当成宝贝,上面就写着两个字“投票”,甚至就是一个字:票。关键是票的数量,投完票后就既管不着也不care。

    沈逸:立法会选举 ,英国人跑来教香港人“搞民主”?

    但讽刺的是,罗杰斯写出了香港的另一幅场景,就是在这一天香港人是有选择的,可以选择去投票、看电影、约会、打麻将。香港人会有人这样去选择,但不是因为罗杰斯先生教他们这样去做,不是因为他们坚定的相信罗杰斯先生比他们聪明,所以罗杰斯先生说什么,他们就要做什么。

    而是因为香港人知道,甚至罗杰斯也知道,不管他们去不去投票,他们一定能够持续的过开心的生活,因为香港已经回归到了祖国的怀抱,特区政府背后是中央政府。在强而有力的政府治理下,香港人民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对此是有期待和保障的,包括现在的制度设计,都是服从和服务于这个目标的。

    并且对于香港老百姓甚至罗杰斯先生本人来说,它都隐含着透露出了同一层意思:过上幸福美好生活,比你去投那一票重要多了,不影响的咯。

    为什么不影响?因为共产党跟英国政党是不一样的,我们是为老百姓服务的,即使香港是一国两制,但不要忘记,两制前面还放了个一国,中央政府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像罗杰斯这种人。

    而且和罗杰斯先生这种非常阴险毒辣的、英国殖民地时代遗留穿越下来的阴魂不散的人相比,中央政府关心的是香港老百姓过上幸福美好生活。罗杰斯先生关心的是能不能成功的搞乱香港,然后在此过程中,持续维系自己高高在上的宗主国优越感,同时在英国那儿收割到靠正常途径得不到的那些资源。

    沈逸:立法会选举 ,英国人跑来教香港人“搞民主”?

  • 0
  • 0
  • 0
  • 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消息
  • 任务
  • 动态
  • 偏好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